魔卡少女鹿

【艾萨】梦

ooc预警
以及,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玩意,慎入




夏日的正午时分,阳光充足,空气闷热,正在嬉闹的三人都出了层汗,来到一片树荫下,靠着树根休息,或许是因为被阳光照射而有了困意,他们不会便睡着了,唯有金发的那个孩童醒着。他向一旁黑发长者雀斑的孩子身边挪了挪,看着他的睡眼,缓慢的凑近他的脸颊,轻轻贴上他的唇。忽的那人睁开了眼睛死死瞪着他,把他吓了一跳,想要后退却被拉住了衣袖动弹不得。
“都怪你,萨博,都怪你我才会死的。”
一旁戴草帽的孩子也醒了过来,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是你杀了艾斯,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哥哥!”


萨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额头出了一层薄汗。自从恢复记忆以来,他就开始不断的做噩梦,每次都内容都不同,相同的是每次梦里都有艾斯。有时他甚至会觉得,这是艾斯给他的惩罚。
他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头脑一阵发晕,便有趴到了床上,抱着枕头发呆,直到被一阵叩门声打断。
“参谋长,要开会了。”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整场会议萨博都心不在焉,终于是熬到了会议结束,克尔拉面带担忧的过来了。
“你又做梦了?”
“嗯,是啊。”
“那件事…你不要太自责了,那不是你的过错,即使你在场,结局也不一定会改变。”
“怎么可能不自责,他是我的…我的兄弟啊…”
也是,我从小就仰慕着的人啊……

回到房间,坐在桌前,萨博又开始盯着那张艾斯的照片看。
我连他长大的样子都只能从报纸上看到呢…说起来他也不知道我的样子吧,毕竟,他连我还活着的事情都不知道呢。
想到这里,萨博轻叹一口气,手扶着太阳穴,不自觉地攥紧了拳。这时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他走过去开门,看见来者有些惊讶。
“龙先生…有什么事吗?”
“萨博,你最近的状态很不好啊。”
“是,对不起,我会努力调整的。”
“不要太勉强自己…对了,我知道一个人,他有将记忆选择性消除的能力,你如果有需要的话……”
“不用了。”
萨博打断了他的话。记忆消除,那种逃避自己罪责的做法,绝对不行…
龙叹了口气,耸耸肩:“如果你改变想法,随时来找我。”
目送龙离开,萨博坐会桌前,忽的猛一下将额头撞到桌上。他拿来手巾擦了擦额头溢出的血。这是惩罚,对刚才自己竟有一丝犹豫的惩罚。
就算以后一直被噩梦一直侵扰也没有关系,就当是…赎罪了。



萨博又做梦了。
这次是长大的艾斯。他站在空旷的草原上,周围的景致宛若仙境,微风吹拂,夕阳将天空染成浪漫的橙红色。萨博一步步向艾斯走去,终于来到了他身后。他一把抱住艾斯,将头埋在他颈肩,小声道:“艾斯,我喜欢你,一直都…“
艾斯却甩开了他,他转过身来,面带嘲讽的微笑,将萨博一脚踹倒在地,居高临下的忘着他。
“喜欢我?”
“把我忘掉那么多年的家伙,竟然说喜欢我啊。”
“可是我恨你,萨博,你根本配不上我,我不想再看见你了,你让我恶心。”
萨博再次惊醒。他眼角仍盈满了泪水,一边用双手抱着头,一边将脸埋在枕头里念叨着:“对不起,艾斯,对不起。”


萨博这次出行没有和龙打过招呼,擅自坐船出去了。他的目的地是艾斯的墓碑,墓前摆着三个小碗,其中两碗斟满了酒,另一碗是空的。他打算最后去斟一杯。
萨博自认还算会喝酒,但或许是因为感情失控,那天他喝醉了,清醒过来时自己正趴在艾斯墓碑上睡觉,他依稀记得自己昨天跪在墓前哭着跟艾斯说了些什么,具体内容记不得了,但也能猜得出来。
他走时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墓碑,眼神中似乎包含着某种复杂的情感,他自己也说不清那是爱慕,不舍,还是解脱。
“龙先生,我决定了。”
“请帮我消除艾斯的记忆。”



最近的事务很繁忙,萨博因前些日子没什么精神修养了一段时间,所以事情都堆到一起了,才回总部没几天,他就又要出门。
在出海的前一天夜里,他做梦了。
他许久不做梦了,上次大概还是成年以前的事情了吧……
梦境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似乎是有个黑发青年跑到他房间里骂他,骂完了却又带着笑脸将他揽在怀里,轻吻着他的额头告诉他没事了。
真是个搞笑的梦,完全没有逻辑啊,我居然还被那个人骂哭了。
萨博这么想着,拿手蹭蹭脸上的泪痕,对着落地镜整理起衣装。
是不是因为单身的太久了啊…要不试试谈个对象吧,最好是深色头发,大大咧咧,笑容很阳光的那种人……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