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卡少女鹿

海贼王回忆录
初次写同人,文笔渣,ooc及私设多如山,cp路罗,有少量艾萨,索香,注意避雷
----------------



登岛的是一伙看上去十分有活力的年轻海贼,他们一上来便开始四处探寻,看样子是在找什么。其中一个伙计惊呼了一生,那群海贼就全跑过去。他们从土中挖出一个银制的大号箱子,满怀期待的打开,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宝贝,里面只放着一块航海士用的表,一个头巾,一把小提琴,一个机械零件,一本历史书,一些草药,一个弹弓,一个草帽,以及……一撮意味不明的金色卷曲毛发。
那伙人看上去有些失望,不过那个看上去像头领的人却愉快的说道:“这大概是草帽最为重视的东西。如果没猜错的话,我们已经找到one piece了。”
那伙人听了这话,虽然有些将信将疑,却又高兴起来,有人提议看看是否遗漏了什么。一位美丽的少女走上前,小心地拿出箱子中那些东西——她对上任海贼王很是崇拜,不舍得弄坏他最珍重的几样物品——在箱子的最下层放了一页笔记,她将它展平,开始无声地阅读。上面记载的文字已经有些模糊,可还能看清。那上记录的文字有些唐突,缺少开头,大概是从谁的笔记或航海日志上撕下来的。
“妮娜,那上面写了什么吗?”一个伙计好奇地问道
“好像是航海日志上的一页,应该是草帽写的。”被唤作妮娜的少女清了清喉咙,开始大声朗读,“他那时的情感,我多年后才多少意识到一些,可那已经太迟了。
我曾觉得他与其他同伴无异,并且我认为他也是这样想的,直到某次和山治聊天时,我才意识到或许不是这样的。山治不像我这样神经大条,他也许那时就已经看出来了。
我们常常聊起以前的伙伴还有特拉男——即使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会习惯性的使用这个昵称——因为他那时救了我的命,并且是牺牲了自己救了我。当我听到山治说道特拉男对于我的好感,我感到很惊异。山治用手敲着我的脑袋:'白痴,连索隆都看出来了,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那次对话后,我就会时不时的想起特拉男还在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事,以及我与他的互动。仔细想来,特拉男当是看我的眼神确实是不一样的,只是我当时年少,也毫不在意感情方面的事,因此没能察觉他眼神的炽热和无奈,更没能察觉我们接触时他流露出的瞬间的不自然。
即使敌人藏的在隐蔽,我也能用见闻色察觉到对方的动向,但要我察觉谁的小心思,不管是对当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会是一桩难事。
尽管如此,当初我还是稍微发觉了一些。特拉男死的时候层笑着握着我的手,双唇微张。我觉得他似乎是准备说些什么,当我俯身把耳朵凑到他嘴边时,他已经离开了人世。当时我只把它当作我胡思乱想的产物,与其他杂事一同放置不管了,久而久之也就忘记了。现在我竟然能回想起来,也算是奇迹了。
想到他的死我又有点自责了。要是我年轻时没那么冲动,随便浪费自己的寿命,他也许可以不用死了呢。当我快要咽气的时候,他用自己的性命救了我。我那时意识有些模糊了,当我清醒过来时,特拉男已经瘫在我床边的椅子上无力动弹了。看着他离去我很难过,就像我那些伙伴离去时一样难过,现在我忽然觉得那种难过也许是有些不一样的。
我那时是否也有些喜欢他呢?
这个谜题大概永远也无法解开了。我这一生也没有真正的和谁恋爱过,那种情感,我不知道能否称其为'喜欢'。
我记得萨博曾和我说过,爱人死去的时候,会感到心里的某处因空缺死去了,这份空缺永远也没办法补救。我问他知道艾斯死去的时候,你就是这样的心情么。他沉默不语。我一向不会说话,这次意识到自己不该问的,赶忙住嘴了。虽然不小心又让萨博想起了伤心事,但我也得到了答案。我应该是喜欢特拉男的吧。
我又想起之前索隆说到过的对山治奇怪的感觉,更加确信了一些——我大概真的是喜欢特拉男的。
如果我那时能意识到就好了。就算时间再算,我们也能够成为彼此的恋人的啊。
我曾经的伙伴们大多已经成家了,每天看着索隆和山治秀恩爱,我也想过恋爱的,但就如萨博所说,我内心的那部份空缺是无法弥补的。所以也只是想想。
我珍惜特拉男给我留下的一切,唯有一样,他给予我的永久的寿命,我无法珍惜。山治也离开了,草帽海贼团终于只剩下我一个。我没办法忍受这种永久的孤独。
其实说不定我应该忍受一下。有时候我会觉得这是特拉男因为我当时迟迟不能给他回应而给我的惩罚。不过我一向不是个会逆来顺受的人。我对不起他,可既然他早已不在,对不起就对不起吧。
只是我也有些对不起老汉库克。我以往每天都会去她那里坐坐,因为我真的太无聊了。不过今天我有点事不会去了,而我手边又没有电话虫能通知她一下。她会抱怨吧,抱怨我爽约,不过只有这一天不去应该没关系的。
我从心理上不再抱有什么遗憾或是愧疚,毕竟旅行还是要轻松一点为好。我向海岸走去。那里停着一艘破旧的小木船,我和特拉男,以及同伴们曾乘着它顺着河流游玩。按弗兰奇的话说,这艘船的质量绝对不用担心,它由上好的木材制造,可以使用……使用多久来着?太久以前的事情,我实在记不得。只是小船底部似乎有一个破了的洞。可我已经懒的去找它并将它补上。我太年迈了,干不来这种事。我用尽了力气将它推到岸边后,把这页纸从本子上撕下,放进了岸边的箱子里并埋起来。那箱子里的东西就是one piece,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却是我一生的宝物。接下来我也许会划着我的小船,去海上畅游一番了。希望老汉库克知道后,不要大发雷霆才好。”
读完后,妮娜有些为这个故事感到悲伤,她毕竟是一位心思细腻的女性。不过与此同时,她也是个奔放不羁的海贼,于是她并没有被这样的情绪笼罩太久,而是把拿出的东西放进箱子里,又将箱子搬到岸边,看着它被海浪带走了。这样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吧。



这个结尾简直意味不明啊!也不知道该算是he还是be了。文笔真的不好,各位看官见谅。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