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卡少女鹿

Replay(chapter.2)

“黑泽黛雅。”
有谁在呼唤我。这就怪了,上次明明什么都听不到的。
“黑泽黛雅。”
“是谁?谁在喊我?”
“呐,你有没有听说过蝴蝶效应?”
“蝴蝶效应?那个谁都知道吧。”
我这么说完后,那个声音就不再回答我了。这是怎么回事,还是梦吗?如果是的话,这个梦未免太过真实了吧。
“姐姐,姐姐?”
是露比的声音。我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和露比的脸。
究竟是怎么回事,梦中梦吗?
想起在梦中迟到的经历,我拿起闹钟看了一眼。
早上七点。
“露比……今天是3月16日吧。”
“没错哦,姐姐。是不是睡糊涂了,竟然不记得日子了啊。”
不,经历了那种事还能准确的说出今天的日子才奇怪吧。
这是我才注意到,露比现在不应该出现在我的房间这件事。
“露比看姐姐的闹钟响过了却还没有起床,觉得担心所以来看看,来的时候姐姐正说着梦话,什么蝴蝶一类的……姐姐梦到郊游了吗?”
什么啊,原来真的是梦。那这个该不会也是……
“露比,掐我一下。”
“诶?”
“别问了,快掐我。”
伴随着手臂上传来的隐约的痛感,我终于放心下来了。
“姐姐……”
“哈哈,别担心露比,我睡糊涂了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怎么了吗,姐姐,怎么好像心不在焉的?”
露比真不愧是我的妹妹啊……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露比,你知道'蝴蝶效应'吗?”
“知道啊,牵一发而动全身,也就是说由细节引发的全局具变的意思吧。”
“露比懂得还真多呢。”
“嘿嘿,露比也只是在电视上看来的。不知为何露比似乎有些脸红,“姐姐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露比能帮忙吗?”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不起来蝴蝶效应该如何解释了而已。”



我曾经经历的一切,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答案自然无人知晓,除了我曾在黑暗中听过的那个声音。不知为何,我觉得那个声音似乎知道一切真相。
虽然我在做梦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如果这些都是真的就太不合常理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果然还是要做些什么才行吧。
“果南,那个螺丝,还是交给工作人员吧,如果是场馆的什么地方掉下来的可就糟糕了。”
“是啊,如果这的是场馆的设备掉下来的螺丝,很可能会发生事故的。”



“场馆已经检查过了,所有设备都没问题的。”
“十分确定吗?屋顶的灯什么的也有好好检查吗?”
“当然。”
果然是我多虑了吧。我已经从梦中醒来了,这一点是真的,不会发生意外了。
这一次上台表演的时候,我的心情格外轻松。



“姐姐好厉害,面对这么多人却完全不紧张呢!”
我不知回答什么好,只好对露比露出一个带有喜悦的微笑。
“好了,天色不早了,一起回去吧。”
“黛雅,今天的表演真是shiny!啊,是要回去了吧,那么再见哦,果南,我们也走吧。”
“你们两个一起走吗?”
“因为我和果南还有点事要做。”
“这样啊。要早点休息哦,明天见了。”
我和露比手牵着手,一起走到路边,拦了车回沼津。
“姐姐,这次的场馆真的好棒啊!露比虽然很紧张,但果然更多的还是兴奋……”
呵呵,我当然能看出来啦,露比竟然会这么多话,她一定很高兴吧。
“露比要好好谢谢早上姐姐说的鼓励的话,有姐姐在身边,露比真高兴呢,呵呵……”
露比的笑容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恐的神色,我顺着她的目光转头看去……
“嘭!”
怎么……会这样……明明没事了啊……等等,露比没事吧……
我的意识有些模糊,似乎是看到了露比被人从车里拖了出去,啊,太好了,露比没事。
或许是身边的汽油味真是太刺鼻了转移了我的注意力,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失血太多,爆炸的声音听得有些模糊,反倒是露比的哭喊声听得格外清晰。

Replay (chapter.1)

四周一片漆黑,我什么都无法听到或看到,但仍能感知到我在坠落。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也许是我瞎了,聋了。但我很快意识到,这黑暗并非来自于我的感官,而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这使我终于意识到了,明明不想往那方面想的。
我现在已经死了吧?
那么,这里是地狱么?真是遗憾,我还以为自己能到天堂去呢。
“姐姐?该起床了哦。”
这个声音是……露比……?!
四周的黑暗忽然快速消散了。然后我发现自己正躺在我的床上。
这样啊,原来是梦。怪不得,虽然梦中经历的一切都归于真实,但死去的时候我却没有感受到疼痛。
“没事吧,姐姐。”露比露出担忧的神色,“姐姐平常都起的很早的,今天竟然起晚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摇摇头,看了眼闹钟,竟然已经十点了。我明明每天七点就起床了。
“真的没事吗?不要勉强哦,今天的练习量也很大的吧。”
练习量……?
大概是睡糊涂了,我竟然没反应过来今天是几号,于是拿来手机扫了一眼屏幕。
3月16日。
对了,还有半个月就要登上东京的体育馆办演唱会了,所以最近要经常练来着。我记得集合的时间好像是八点半……
“露比,你没有来叫我起床吗?”
“露比……忘记了……”
真是的,这下糟了。
我跳下床,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早饭也没吃就拉着露比跑出了家门。毕竟,我是浦之星的学生会长,也是制定练习计划的人之一,竟然会迟到,真是失职!
果然,等我们到了的时候,大家早就开始练习了,看到我和露比跑来,还担忧的问我身体要不要紧之类的话。
真是的,哪有人一辈子不会迟到的啊!



“千歌,场馆的室内地图已经用邮件发过来了!”
听到曜这么喊,大家都围到了她身边盯着电脑屏幕。
“这间是我们的休息室哦。”曜兴奋地指着屏幕说道。
“我们的……休息室!!!”
没关系吗,千歌,看上去兴奋地要晕倒了一样啊。
“是未来!未来zura!这个体育馆有五层高啊!”
“笨蛋ずら丸,你数错了啊,明明是四层的啊!”
“是你搞错了吧,明明就是五层啊,你看,五层不是有……”
花丸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看上去很困惑的样子,歪着头思考了一会,才缓缓说道:“真的只有四层啊……原来是我搞混了……不过怎么会啊,我应该没有去过什么建筑的五层才对,我记得还在那里看到一扇黑色的门……”
“哼哼,别再想了,ずら丸,那一定是你在睡梦中无意见到的,通往地狱的大门啊!”
“那种东西是不存在的哦,善子。”
被花丸毫不留情的说破的善子看上去恼羞成怒,脸上的红晕非常明显。不过到最后,她也只是说了那句“都说了不是善子是夜羽”。真是的,善子这个样子真是可爱又有趣呢。
应该说,只要和Aqours的大家在一起,就会觉得有趣才对。
即使到了站上舞台的前一秒钟,紧张的不得了,但是还是会从大家那里得到力量。这样看来Aqours真是个很厉害的存在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有这九个人在,Aqours才是特别的。因为我们是个缺一不可的队伍啊。大家应该也都是这样想的吧。



半个月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演唱会的日子即将到来,昨天练习的时候,很明显能感觉得到大家在紧张,于是分别时我们互相说了些鼓劲的话。
为了避免迟到,我特意把父亲母亲的闹钟都拿到了自己的房间,并且把闹铃响起的时间设成了每三分钟一次。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吧。
临睡前我又找出了μ's的写真,翻到印有在东蛋的finallovelive留下的画面的那一页。
我们Aqours,能不能有一天站在这里呢?想要站上东蛋的话,在明天那种场馆就绝不能怯场。
黑泽黛雅,一定要加油啊。



“姐姐,露比现在好紧张啊……”
“别担心,已经排练过那么多遍,保持好的心态,绝对万无一失的。”
“嗯,姐姐说的没错呢……”
露比突然沉默下来,面露犹豫的神色。我知道她一定还有话要说吧。
“怎么了吗,露比?”
“露比在想啊,每次这种时候,姐姐都会鼓励露比,要是没有姐姐的话,露比一定没办法像现在这样成为校园偶像的……这么想果然有点奇怪吧?”
露比的话真是很奇怪啊……但更奇怪的是,这句话,我是不是在什么别的地方听过?
嘛,姑且不去想这件事了,毕竟现在重要的是,露比的脸色很不好,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我等着露比开口,但她仍然沉默不语,大概是不想说吧,那我还是不要问了。
“不要胡思乱想了,露比。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啊。好了。快点去换衣服吧,我们要去演唱会的会场了哦。”
“嗯!”



“黛雅……其实我一直想说的,谢谢你和鞠莉一直陪在我身边,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我绝不可能站在这里。我们三个,不,我们九人,要一直在一起哦,这样一定能到达更远的地方!”
笨蛋果南,别突然说这么煽情的话啊,会哭的,赶快说些什么岔开话题吧!
也许因为是幼驯染吧,果南的想法显然与我相同。
“这怎么会有颗螺丝啊,还是放到后台的桌子上吧,它的主人要是发现什么东西找了零件应该会拿走的。”



“拭去额头的汗水,亲手了结这一切吧……”
音乐戛然而止时,我才突然想起,为什么这半个月发生的事情令我这样熟悉。
是那个梦,现在发生的这些,在我的梦中,也发生过一次。
紧接着,我就被熟悉的黑暗再次包围。



Replay.序
-小学生文笔,不坑但更新随缘
-cp姐妹,善丸,鞠南,含有少量贵圈真乱剧情,注意避雷


“姐姐,露比现在好紧张啊……”
“别担心,已经排练过那么多遍,保持好的心态,绝对万无一失的。”
“嗯,姐姐说的没错呢……”
露比突然沉默下来,带着犹豫的表情。以我对露比许多年的了解,她一定还有话要说。
“怎么了吗,露比?”
“露比在想啊,每次这种时候,姐姐都会鼓励露比,要是没有姐姐的话,露比一定没办法像现在这样成为校园偶像的……这么想果然有点奇怪吧?”
突然说这样的话,当然很奇怪了吧,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不过露比不想说的话,还是别问了吧。
看着露比再次神色古怪的低下头,我却没有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走到她的身边,用手抚摸她的头发,就像安抚受惊的小动物一样。
“不要胡思乱想了,露比。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啊。好了。快点去换衣服吧,我们要去演唱会的会场了哦。”
“嗯!”
露比跑开的时候,神色又变得快乐起来了。也许刚才觉得她脸色不好,其实只是光线的照射下我产生了错觉吧。

尽管我早上对露比说“绝对没有问题”什么的,但是第一次在那样大的会场里开演唱会,任谁都会紧张的吧。Aqours以往的演唱会都是在一些学校的小体育馆之类的地方举办的,这次的场馆几乎是之前的三倍大。我趁着离演唱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先到舞台上去看了一下。
“Aqours也变得有人气了呢。”
我闻言回过头,发现果南正站在我身后。
“怎么样,是不是有点紧张?”
“嗯,既紧张又兴奋。我们真的走到这一步了呢……啊,我在说什么呢,怎么好像即将解散了一样,Aqours可是还能走的更远的啊!”
“呵呵……黛雅,怎么和自己争论起来了啊。”
“笨蛋,别笑了啊!”
为了掩饰尴尬,我转过身不再看果南,自己在舞台上开始踱步。
“黛雅……其实我一直想说的,谢谢你和鞠莉一直陪在我身边,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我绝不可能站在这里。我们三个,不,我们九人,要一直在一起哦,这样一定能到达更远的地方!”
“是啊。”我走到果南身边握住她的手,“只要这九人在一起,就没有办不到的事。”
糟糕,怎么突然感动起来了,要是这时候落泪的话,一会上台会被看出来的!
果南一定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赶忙岔开话题。
“地上居然有颗螺丝呢,要是跳舞的时候被绊到怎么办呀,真是的。”
“放到后台的桌子上吧,有人发现什么东西少了零件一定来拿走的”




“为什么你要与我为敌(肯定任谁也不得而知),就连被深深吸引的理由(我也不知究竟为何)。”
我从花丸的身后绕到露比的身旁。
“只是场噩梦,光与暗的Daydream,在黑色门扉的另一端,等待的只是被命运所抱怀的我那Lost love…”向前迈步,转身,跑向善子的旁边,和露比完成了一个相互配合的舞蹈动作。
“唯独唯独那天知晓的温柔始终难以忘怀……”
这首歌结束后就要去后台换服装了,一定要快点才行啊……
“拭去额头的汗水,亲手了结这一切吧……”
“咚!”
随着一声巨响,音乐声戛然而止,台下粉丝的欢呼声变成了充满恐惧的尖叫。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我努力睁开由于害怕而紧闭的双眼,模模糊糊地看到露比正极度悲伤地流泪。
怎么了,露比,为什么要哭泣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紧接着,我便坠入了深邃的黑暗。

海贼王回忆录
初次写同人,文笔渣,ooc及私设多如山,cp路罗,有少量艾萨,索香,注意避雷
----------------



登岛的是一伙看上去十分有活力的年轻海贼,他们一上来便开始四处探寻,看样子是在找什么。其中一个伙计惊呼了一生,那群海贼就全跑过去。他们从土中挖出一个银制的大号箱子,满怀期待的打开,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宝贝,里面只放着一块航海士用的表,一个头巾,一把小提琴,一个机械零件,一本历史书,一些草药,一个弹弓,一个草帽,以及……一撮意味不明的金色卷曲毛发。
那伙人看上去有些失望,不过那个看上去像头领的人却愉快的说道:“这大概是草帽最为重视的东西。如果没猜错的话,我们已经找到one piece了。”
那伙人听了这话,虽然有些将信将疑,却又高兴起来,有人提议看看是否遗漏了什么。一位美丽的少女走上前,小心地拿出箱子中那些东西——她对上任海贼王很是崇拜,不舍得弄坏他最珍重的几样物品——在箱子的最下层放了一页笔记,她将它展平,开始无声地阅读。上面记载的文字已经有些模糊,可还能看清。那上记录的文字有些唐突,缺少开头,大概是从谁的笔记或航海日志上撕下来的。
“妮娜,那上面写了什么吗?”一个伙计好奇地问道
“好像是航海日志上的一页,应该是草帽写的。”被唤作妮娜的少女清了清喉咙,开始大声朗读,“他那时的情感,我多年后才多少意识到一些,可那已经太迟了。
我曾觉得他与其他同伴无异,并且我认为他也是这样想的,直到某次和山治聊天时,我才意识到或许不是这样的。山治不像我这样神经大条,他也许那时就已经看出来了。
我们常常聊起以前的伙伴还有特拉男——即使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会习惯性的使用这个昵称——因为他那时救了我的命,并且是牺牲了自己救了我。当我听到山治说道特拉男对于我的好感,我感到很惊异。山治用手敲着我的脑袋:'白痴,连索隆都看出来了,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那次对话后,我就会时不时的想起特拉男还在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事,以及我与他的互动。仔细想来,特拉男当是看我的眼神确实是不一样的,只是我当时年少,也毫不在意感情方面的事,因此没能察觉他眼神的炽热和无奈,更没能察觉我们接触时他流露出的瞬间的不自然。
即使敌人藏的在隐蔽,我也能用见闻色察觉到对方的动向,但要我察觉谁的小心思,不管是对当时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会是一桩难事。
尽管如此,当初我还是稍微发觉了一些。特拉男死的时候层笑着握着我的手,双唇微张。我觉得他似乎是准备说些什么,当我俯身把耳朵凑到他嘴边时,他已经离开了人世。当时我只把它当作我胡思乱想的产物,与其他杂事一同放置不管了,久而久之也就忘记了。现在我竟然能回想起来,也算是奇迹了。
想到他的死我又有点自责了。要是我年轻时没那么冲动,随便浪费自己的寿命,他也许可以不用死了呢。当我快要咽气的时候,他用自己的性命救了我。我那时意识有些模糊了,当我清醒过来时,特拉男已经瘫在我床边的椅子上无力动弹了。看着他离去我很难过,就像我那些伙伴离去时一样难过,现在我忽然觉得那种难过也许是有些不一样的。
我那时是否也有些喜欢他呢?
这个谜题大概永远也无法解开了。我这一生也没有真正的和谁恋爱过,那种情感,我不知道能否称其为'喜欢'。
我记得萨博曾和我说过,爱人死去的时候,会感到心里的某处因空缺死去了,这份空缺永远也没办法补救。我问他知道艾斯死去的时候,你就是这样的心情么。他沉默不语。我一向不会说话,这次意识到自己不该问的,赶忙住嘴了。虽然不小心又让萨博想起了伤心事,但我也得到了答案。我应该是喜欢特拉男的吧。
我又想起之前索隆说到过的对山治奇怪的感觉,更加确信了一些——我大概真的是喜欢特拉男的。
如果我那时能意识到就好了。就算时间再算,我们也能够成为彼此的恋人的啊。
我曾经的伙伴们大多已经成家了,每天看着索隆和山治秀恩爱,我也想过恋爱的,但就如萨博所说,我内心的那部份空缺是无法弥补的。所以也只是想想。
我珍惜特拉男给我留下的一切,唯有一样,他给予我的永久的寿命,我无法珍惜。山治也离开了,草帽海贼团终于只剩下我一个。我没办法忍受这种永久的孤独。
其实说不定我应该忍受一下。有时候我会觉得这是特拉男因为我当时迟迟不能给他回应而给我的惩罚。不过我一向不是个会逆来顺受的人。我对不起他,可既然他早已不在,对不起就对不起吧。
只是我也有些对不起老汉库克。我以往每天都会去她那里坐坐,因为我真的太无聊了。不过今天我有点事不会去了,而我手边又没有电话虫能通知她一下。她会抱怨吧,抱怨我爽约,不过只有这一天不去应该没关系的。
我从心理上不再抱有什么遗憾或是愧疚,毕竟旅行还是要轻松一点为好。我向海岸走去。那里停着一艘破旧的小木船,我和特拉男,以及同伴们曾乘着它顺着河流游玩。按弗兰奇的话说,这艘船的质量绝对不用担心,它由上好的木材制造,可以使用……使用多久来着?太久以前的事情,我实在记不得。只是小船底部似乎有一个破了的洞。可我已经懒的去找它并将它补上。我太年迈了,干不来这种事。我用尽了力气将它推到岸边后,把这页纸从本子上撕下,放进了岸边的箱子里并埋起来。那箱子里的东西就是one piece,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却是我一生的宝物。接下来我也许会划着我的小船,去海上畅游一番了。希望老汉库克知道后,不要大发雷霆才好。”
读完后,妮娜有些为这个故事感到悲伤,她毕竟是一位心思细腻的女性。不过与此同时,她也是个奔放不羁的海贼,于是她并没有被这样的情绪笼罩太久,而是把拿出的东西放进箱子里,又将箱子搬到岸边,看着它被海浪带走了。这样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吧。



这个结尾简直意味不明啊!也不知道该算是he还是be了。文笔真的不好,各位看官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