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卡少女鹿

【艾萨】梦

ooc预警
以及,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玩意,慎入




夏日的正午时分,阳光充足,空气闷热,正在嬉闹的三人都出了层汗,来到一片树荫下,靠着树根休息,或许是因为被阳光照射而有了困意,他们不会便睡着了,唯有金发的那个孩童醒着。他向一旁黑发长者雀斑的孩子身边挪了挪,看着他的睡眼,缓慢的凑近他的脸颊,轻轻贴上他的唇。忽的那人睁开了眼睛死死瞪着他,把他吓了一跳,想要后退却被拉住了衣袖动弹不得。
“都怪你,萨博,都怪你我才会死的。”
一旁戴草帽的孩子也醒了过来,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是你杀了艾斯,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哥哥!”


萨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额头出了一层薄汗。自从恢复记忆以来,他就开始不断的做噩梦,每次都内容都不同,相同的是每次梦里都有艾斯。有时他甚至会觉得,这是艾斯给他的惩罚。
他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头脑一阵发晕,便有趴到了床上,抱着枕头发呆,直到被一阵叩门声打断。
“参谋长,要开会了。”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整场会议萨博都心不在焉,终于是熬到了会议结束,克尔拉面带担忧的过来了。
“你又做梦了?”
“嗯,是啊。”
“那件事…你不要太自责了,那不是你的过错,即使你在场,结局也不一定会改变。”
“怎么可能不自责,他是我的…我的兄弟啊…”
也是,我从小就仰慕着的人啊……

回到房间,坐在桌前,萨博又开始盯着那张艾斯的照片看。
我连他长大的样子都只能从报纸上看到呢…说起来他也不知道我的样子吧,毕竟,他连我还活着的事情都不知道呢。
想到这里,萨博轻叹一口气,手扶着太阳穴,不自觉地攥紧了拳。这时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他走过去开门,看见来者有些惊讶。
“龙先生…有什么事吗?”
“萨博,你最近的状态很不好啊。”
“是,对不起,我会努力调整的。”
“不要太勉强自己…对了,我知道一个人,他有将记忆选择性消除的能力,你如果有需要的话……”
“不用了。”
萨博打断了他的话。记忆消除,那种逃避自己罪责的做法,绝对不行…
龙叹了口气,耸耸肩:“如果你改变想法,随时来找我。”
目送龙离开,萨博坐会桌前,忽的猛一下将额头撞到桌上。他拿来手巾擦了擦额头溢出的血。这是惩罚,对刚才自己竟有一丝犹豫的惩罚。
就算以后一直被噩梦一直侵扰也没有关系,就当是…赎罪了。



萨博又做梦了。
这次是长大的艾斯。他站在空旷的草原上,周围的景致宛若仙境,微风吹拂,夕阳将天空染成浪漫的橙红色。萨博一步步向艾斯走去,终于来到了他身后。他一把抱住艾斯,将头埋在他颈肩,小声道:“艾斯,我喜欢你,一直都…“
艾斯却甩开了他,他转过身来,面带嘲讽的微笑,将萨博一脚踹倒在地,居高临下的忘着他。
“喜欢我?”
“把我忘掉那么多年的家伙,竟然说喜欢我啊。”
“可是我恨你,萨博,你根本配不上我,我不想再看见你了,你让我恶心。”
萨博再次惊醒。他眼角仍盈满了泪水,一边用双手抱着头,一边将脸埋在枕头里念叨着:“对不起,艾斯,对不起。”


萨博这次出行没有和龙打过招呼,擅自坐船出去了。他的目的地是艾斯的墓碑,墓前摆着三个小碗,其中两碗斟满了酒,另一碗是空的。他打算最后去斟一杯。
萨博自认还算会喝酒,但或许是因为感情失控,那天他喝醉了,清醒过来时自己正趴在艾斯墓碑上睡觉,他依稀记得自己昨天跪在墓前哭着跟艾斯说了些什么,具体内容记不得了,但也能猜得出来。
他走时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墓碑,眼神中似乎包含着某种复杂的情感,他自己也说不清那是爱慕,不舍,还是解脱。
“龙先生,我决定了。”
“请帮我消除艾斯的记忆。”



最近的事务很繁忙,萨博因前些日子没什么精神修养了一段时间,所以事情都堆到一起了,才回总部没几天,他就又要出门。
在出海的前一天夜里,他做梦了。
他许久不做梦了,上次大概还是成年以前的事情了吧……
梦境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似乎是有个黑发青年跑到他房间里骂他,骂完了却又带着笑脸将他揽在怀里,轻吻着他的额头告诉他没事了。
真是个搞笑的梦,完全没有逻辑啊,我居然还被那个人骂哭了。
萨博这么想着,拿手蹭蹭脸上的泪痕,对着落地镜整理起衣装。
是不是因为单身的太久了啊…要不试试谈个对象吧,最好是深色头发,大大咧咧,笑容很阳光的那种人……

被屏蔽了再发一遍试试
ooc预警
内含产♂乳play

一辆小破车,车速极慢,字数超少,小学文笔
总之慎入

我终于放假了
过两天可以把之前的坑填完了

【楠空】分身(一)

一辆小破车,一点都不刺激,不过还是预警一下吧
看了最新一话产生的楠雄和他的分身一起和哥哥玩♂的脑洞
所以3p预警
这章没肉,只是短小的前戏而已。请放心食用。



“又在练分身啊,楠雄。”空助从实验室回来,脱了外套披在椅子上,看了眼那个略微有点违和红发美少年,“每次见到你的分身都觉得有点恶心啊。话说这人比你帅多了吧,你是不是故意的。”
[说这话前你先看看他的走路姿势和牙齿吧]
“走姿和牙齿…?喂,真的有点不妙啊,这家伙要不要矫正一下腿型?我可以造个机器帮帮他啊。”
“喂,别这么嫌弃我嘛,空助。”“楠雄”走上前来拍拍空助的肩膀,“我的脸和分身就足以弥补其他方面的不足了吧。”说着他暗示性的捏了捏空助臀上的肉。
这家伙…真的是楠雄吗……
空助满脸的无奈。
“楠雄的分身我不是没见过,虽然很不错,但很遗憾,它还达不到能够弥补你的内八的程度。”
“哈?别把我的和那家伙的相提并论好吗,虽然我没见过他的。”“楠雄”听了很是不爽,伸手就要脱裤子。空助想捉住他的手制止他,却被他用超能力舒服住了。
“喂楠雄,你不阻止他吗…?”
[有什么关系,反正那个人也是我。]
“喂!”眼看“楠雄脱了他的裤子,又要来脱自己的,空助有点慌了,两腿朝着他乱蹬,但也于事无补。“楠雄抓住了他的脚腕,完美的力道让空助无法乱动,但也不会受伤。他沿着空助的腿一路向上摸索,在空助的大腿内侧捏了两把,接着去解空助的拉链。
正牌楠雄这时候终于看不下去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抓住了“楠雄”正为所欲为的手。
[够了,这家伙是我的。]
“可我们是同一个人啊,所以空助他也是我的呢。”
“楠雄”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又补充道:“你们恋爱那么久了,玩法总就那几样,机会难得,偶尔玩点新鲜的,不也挺好吗。”
空助此刻才明白了他平常的表情是多么欠揍。但他来不及后悔,因为他亲爱的弟弟竟然一副“这人说的有点道理”的表情。





【楠空】平行世界(五)

完结啦,结局虽然不算太虐但真的不甜,慎入


为了确保晚上不回一不小心睡着,空中下午小憩了一会。起来已经不早了,于是他直奔顶楼餐厅。他和楠雄今天还是要惯例的公用晚餐。
“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或许是由于转天的跟踪计划,空助晚上表现的格外……正常,以至于差点被楠雄察觉到他在想什么。
“没有啦,只不过是这家的菜有点吃腻了。”
“这样啊,明天我给你做饭吃吧。”
“诶,楠雄竟然会做饭啊。”空助有点吃惊。
“嗯。我没有不会做的事情吧。”
“是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吃完了晚饭,正要离开时,空助突然拉住了楠雄的手。
“等一下楠雄,我还有事情要和你说。”
“嗯,什么事?”
“之前在这里接了吻,所以我们算是情侣吧……?”
“是啊。”
“但是,我……还想离楠雄更近些呢,所以…这个请求可能有的过分了,就是,能不能…和我…”
尽管酝酿了很久,但突然要说出来的话,还是有点做不到啊……不,不行,必须要说出来。
“和我……结婚。”
“……好啊。”
“诶……?”听到楠雄爽快的回应,空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半晌才反应过来,然后与楠雄紧紧相拥。他感到楠雄在轻吻自己的额头,抬头是楠雄温柔的笑容。
一切都太过美好了,以至于空助感觉自己要幸福的窒息了。


求婚成功的冲击使空助差点忘记跟踪计划,还好他由于缺乏睡眠成了习惯,昨天下午小睡一会,晚上竟然睡不着了。看到楠雄悄悄摸出房间,他才想起今天要跟踪楠雄的事。等楠雄关上房门,空助就下了床。
因为担心楠雄会发现身后有人,所以空助一直跟他保持着一个较远的距离。此刻天还没亮,除了一些工作勤奋的研究人员,实验楼里几乎空无一人。
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楼。空助没想到楠雄会来地下,更没想到他会往那边走,因此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妙。
不对,不能那么想,这边不仅是仓库的方向,也是我实验室的方向,楠雄大概是要去我的实验室吧。
然而事与愿违,楠雄的脚步停在了仓库的门前。
拜托告诉我你只是想随便看看啊,楠雄,你该不会真的是哪国的特工吧?该不会你根本不是楠雄,只是为了潜入假扮成楠雄的样子吧?
空助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很好,门禁卡还在,那个人是进不去的。空助稍微松了口气。
之前带楠雄来的时候他明明知道没有门禁卡是进不去仓库的吧,看他身上没有任何设备所以排除黑客的可能,那他到底要做什么?
空助此刻能想到最牙白的情况就是楠雄实际上是什么特工易容成的,他趁空助熟睡的时候偷换了空助的门禁卡,把真的拿走,留一个假的在他身边,然后在凌晨来到仓库窃取他的研究成果。
真是太诡异了……空助心想,但紧接着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空助看到楠雄竟然拿掉了他的手。
然后,在那个完美的截面暴露出来的,是一堆没有色泽的金属和几根数据线。

【楠空】平行世界(四)

友情提示下一章不仅要完结而且要搞事
所以不想看我搞事只想看甜甜的日常的朋友们
不建议点开下一章
虽然下一章也不虐就是了


“齐木先生,最近来的那个粉红色头发的男孩子,是您的弟弟吗?”说话的是齐木空助合伙人的助手。
“是啊,怎么了吗?”
“之前几年他在什么地方,您知道吗?”
“当然是在家里了。虽然是在战争期间,但他也是要上学的啊。”平行世界什么的大概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吧,这么想着,空助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那个助手露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支支吾吾了一阵,才说出来:“最近有人看到他一个人出入您的研究品仓库。我们怀疑……他可能是间谍。”
“你在开玩笑吗?”即使听到间谍这样的字眼,空助依旧是一副轻快的语气,“那个仓库没有我的门禁卡是进不去的。况且楠雄他……我很确定他近几年绝对不会被什么谍报组织收纳过去的。”
“就算这么说,但如果是很强大的黑客或是用什么相当厉害的机器,想要进去您的仓库也是有可能的。”助手怯怯的看了眼有点要发怒的空助,留下一句“请您务必留意一下”就匆匆的走了。

楠雄的话确实有可能进去那个仓库,而且对他来说这件事绝对相当容易。但这么做对他来说毫无意义。首先,楠雄只想做个普通人,做间谍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其次,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他,要他那些研究做什么,难不成是拿回去科学兴趣小组炫耀吗?再说,如果他真的想要悄悄进入仓库,是绝对没可能会被发现的。
尽管空助对楠雄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但他每天清晨都去做什么这一点,空助还是很好奇。难道是在跟那个世界的朋友和家人们联系吗?楠雄的话想要在两个世界间穿梭应该也可以办到的吧。
要是同时在和自己以及另一个空助搞暧昧的话,那就太过分了啊。
空助思前想后,最终做出了一个稍微有些许变态的决定。
跟踪楠雄看看吧。

【楠空】平行世界(三)

这天晚上,两人约好了公用晚餐,因此空助久违的打扮了一番。他虽然由于常年的劳累状态差了许多,但底子在哪里,稍加打扮还是可以见人的。
两人约好的地点在实验楼顶楼,那是城市里为数不多还在正常运行的餐厅了,所以人数爆满,他们提前了两天订了桌,直到今天才有位置。不过很幸运的是,他们得到的位置是靠窗的,在这里可以看到全城的夜景。空助本想早到一点的,没想到他到的时候,楠雄已经在座位上了。
“来得真早啊。”
“不早,毕竟让你等了那么多年了。”
“楠雄……”听了他的话,空助竟然有些哽塞了,“几年前我觉得你是完美的,没想到现在的你更完美了呢。”
楠雄笑了笑,望向了窗外。
“怎么样,濒临毁灭的世界的夜晚,也别有一番风味吧?”
外边没有车水马龙,也没有灯火通明,只有一片黑暗和点点火光。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隐约透过薄雾看到远处的废墟。
“这幅景象是你造成的呢。”
“是啊。”大概要被他责怪了吧。空助想。
然而楠雄并没有责骂他,而是微笑着握住了他放在餐桌上的手。
空助被突如其来的触感吓到,视线从窗外移回了眼前,看到楠雄的微笑,突然有点神情恍惚的想,即使是蒙娜丽莎的微笑,也不及我弟弟的十分之一。
恍惚间空助似乎试探性的将脑袋往前探了探,破天荒的,他得到了楠雄的回应。
喧嚣的餐厅里,能看到美丽的夜色的窗边,明亮的灯火下,两人吻在了一起。


即使聪明如空助,也需要费上半天的时间来处理在另一个世界他和楠雄是恋人这个信息。
“所以说,在那个世界,竟然是你主动追求的我吗?”
“嗯,是啊,”楠雄笑着回应。
“楠雄你竟然会主动喜欢什么人……不对,你竟然会承认自己喜欢什么人……?”空助吃惊之余,默默感叹起了那个世界的自己的魅力。
“几年过去了,我也稍微成熟了嘛。”
空助耸耸肩表示接受了这个说法。不过要聊起别人和自己弟弟兼心上人的感情历程,即使那人就是自己,也还是会有些吃醋。他正向岔开话题,没想到楠雄先这么做了。
“对了,之前那个制造咖啡果冻的机器,能教教我怎么用吗,这样你不在的时候我也可以自己做来吃了。”
“好啊。”空助笑眯眯的答应。这大概是楠雄察觉到了自己的不自在,所以在转移话题吧。他真的成熟了不少呢。
如果说以前的楠雄是完美的弟弟,那么现在的楠雄,就是完美的恋人。
虽然这样也不错,不过和那个有点娇羞的楠雄恋爱似乎更有趣呢……不不不,有楠雄在身边已经是万幸了,他无论怎么样,都是那个自己最爱的弟弟啊。
这么想着,空助对楠雄的背影露出来幸福的微笑。

【楠空】平行世界(二)

因为要等凌晨抽卡,所以今天晚上真的很高产呢。
别人写文有的缺点我都有,别人没有的我也有,慎入奥


“你又在研究什么呢,时间机器已经不用去管他了吧?”
“楠雄你起了啊?我在研究制作咖啡果冻的机器呢。这样楠雄你就又可以吃到咖啡果冻啦。”空助看着刚刚睡醒的楠雄,一脸宠溺的表情。
楠雄如空助所料的一般,听到咖啡果冻这四个字,立马来了精神,走过去围观空助制造机器。
“这个明天应该就能完工了吧。楠雄要是无聊的话,可以随便逛逛。”空助兴奋的说着,突然意识到什么,“不过战争期间,实验楼也没有资源盖什么娱乐设施。你要不去玩一下我设计的超级电脑?我记得楠雄好像很喜欢玩那种垃圾游戏来着,那个电脑上的话应该有不少你爱玩的那种游戏。”
“好啊,那个电脑在哪里?”
“嗯,就在我的研究品仓库里。”
楠雄转身出门去了。空助叫住他:“等一下,我带你去吧,那个仓库需要我的门禁卡才可以进入,而且你不认识路吧。”


空助开了门,里面的东西这些都是他的得意之作,但由于之前潜心于时空机器的研究,就连这里空助也许久不来了。
“真怀念这些东西啊……楠雄你看,那个是可以清除人特定记忆的机器,这个是可以进行短距离空间传送的机器,还有这边这个,是超高速的跑车。”
“你竟然研究出了这么多东西,真令人惊讶。”
“嘛,这些大多都是你死前研究出来的,还有一部分是我研究时空机器,偶尔崩溃时造出来玩的。”空助一边介绍着这些东西,一边怀念着自己造出它们的日子。
“找到了,这就是那个电脑。超大容量,可以进行窃听,监视,占卜,健康监测,模拟占卜,3d投影等等,有些游戏也是可以投影出来的哦,我觉得你肯定会喜欢。对了,这台机器还可以控制其他机器,如果遇到电脑高手操作的话甚至可以操纵意志较弱的人类。”
“真是厉害的电脑。那么我拿到房间里去玩了?”
“好啊,还有这里面的其他东西,你也可以随便拿。”
可能是因为太久不见了,空助对楠雄格外的宠溺。真羡慕平行世界的那个家伙啊,这么多年来一直有楠雄陪在身边。不过想想还挺愧疚的,就这么把楠雄留在这个世界,那个世界的自己,大概会很痛苦吧,说不定已经开始制造时间机器了呢。
想到这里,空助突然发觉没有了研究时间机器的任务,他有点没事做了,甚至闲得会对别人产生愧疚了。他甩甩脑袋把这种奇怪的情绪抛掉,回到房间去研究能让楠雄幸福的机器去了。

【楠空】平行世界(一)


开新坑啦!依旧的短小,依旧的小学生文笔,依旧的或许ooc,所以慎入
不过这次大概会更新的很勤的



齐木空助有多久没走出这个实验室了?他说不出来,只知道自从齐木楠雄死去以后,他就再也没踏出过这里一步。
他的一切事物都交给他的合伙人来处理,上至拉研究资金,对上头报告进度之类,下至给齐木空助送饭,给他念念与他有关的报道之类的。
外界称齐木空助“疯狂科学家”,他着了魔似的研究着时光机器,为了能尽快完成研究,他每天只吃一顿,隔两三天才去睡一小会,剩下的时间都投入到科学中。他的头发杂乱的披在后面——毕竟,除了偶尔修剪一下挡住视线的刘海,他几乎不会去管自己的头发,从前匀称的身材现在一天比一天更消瘦,脸色苍白,黑眼圈重的吓人。
他的合伙人多次劝他稍作休息,但空助从来不听。合伙人偶尔撞见过几次空助没在忙于时空机器,却也是在做其他的研究。
齐木空助承认自己是有些疯狂了。为了造出时空机器去救自己的弟弟,他甚至引发了三战。然而他并不在乎,他的弟弟如果无法复活,那么这个世界就去给他陪葬好了。

就在世界岌岌可危的时候,齐木空助突然停止对时空机器的研究了。
是的,某一天,齐木楠雄出现在了空助的实验室。
“楠雄……”看着眼前的红发少年,空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顾不得自己的形象,冲过去捧着自己弟弟的脸,观察了好一会,才相信了这个人确实就是齐木楠雄没错。
“你没死吗…不对,我可是亲眼看到你死了啊……你活过来了吗?”
“你在说什么啊,真是的。”楠雄撇了撇嘴,“什么死没死的,还有你这个发型是怎么回事,去做接发了吗,而且两个月没见,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齐木空助超高智商的大脑疯狂运转着,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眼前的这个人,大概不是这个世界的楠雄。

“原来如此,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我死了吗?然后,你就为了复活我,不惜引发了世界大战?”
“是啊。为了我可爱的弟弟,牺牲猴子们居住的家园,有什么不对的吗?”空助笑眯眯的看着正为自己理发的弟弟,心中充满了幸福感,“对了,一会我们一起去吃咖啡果冻好不好?”
“笨蛋,外面交战成什么样子,哪里还能吃的到咖啡果冻。”
“也是啊……那,我们去吃实验楼里的布丁吧,外表和咖啡果冻似乎差不多呢。”
“好啊。不过在此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把三战的事情处理一下?”
“我不过一个小小科学家,怎么可能处理的了?比起那个,还是一起去吃饭比较重要吧。”空助见自己的发型能够出去见人了,拉着楠雄就往外走。
少见的,楠雄并没有说什么,就这样乖乖的跟着他去了。